FC2ブログ


冷暖自知
sugi + yuki → 過ぎ行く 很多事都只是在“不说憋屈”和“说了矫情”之间


プロフィール


杉原志音

Author:杉原志音



――あの頃
欲しいと願ったものは
いくつも有って

絶え間なく
手を伸ばし続けていれば
何もかもに繋がると
――信じていたし

途切れれば 容易く 離れて 行くと
そう 感じていた...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小少爺的水倉 (24)
雑七雑八 (2)
宅的角落 (21)
・歌詞・ (12)
雪、降りしきる音 (54)
嵐 (15)
過ぎ行く (11)
雪の間 (3)
残静・照 (15)


最新コメント




Music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検索フォーム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RSSリンクの表示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o.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Top▲

2010.07.19  过去这么多年了还有人给我看山狱 <<19:02




太太 18:47:00
给你看我刚Y出来的山狱嘿嘿嘿……

太太 17:29:03
就是说狱寺从意大利回来了
太太 17:29:21
晕机加上心情不好加上山本没来接加上山本那个属下不够贴心
太太 17:29:24
状态特别差
太太 17:30:03
然后他以为接了他一路肯定是到山本办公室的
太太 17:30:16
没想到是去了一个咖啡馆
太太 17:30:37
那个属下叫他等一会儿,山本跟一个重要人物在里面吃饭
太太 17:30:51
还八卦兮兮的说,看来是相亲啊怎么样
太太 17:31:03
狱寺坐在外面特别烦躁,等了一会儿觉得想吐,就去了厕所
太太 17:31:41
他在厕所干呕了半天吐不出来,拿水泼了脸,抬头看到山本站在那边慌张的看着他
太太 17:31:57
说狱寺你不舒服吗不舒服我们现在去日本分部BLABLABLA
太太 17:32:06
狱寺说你有事就先做完,我没关系
太太 17:32:17
山本说哪有神马事,然后拉着狱寺先回去了
太太 17:33:07
然后狱寺就装模作样地说了一大堆话……
太太 17:33:20
快傍晚了
太太 17:33:44
山本就说狱寺我们出去吃饭吧那边开了一家很正宗的意大利料理店……
太太 17:34:11
狱寺很烦其实他想吃日本料理(揍
太太 17:34:16
但是还是去了
太太 17:34:27
然后出门的时候在基地的大厅看到有一个特别大的花篮
太太 17:34:53
上面有一张纸
太太 17:35:06
纸上写着“山本武,生日快乐,我一直喜欢你”
太太 17:35:09
没有署名。
太太 17:35:52
狱寺就问山本这谁送的
太太 17:36:02
“哈你今天生日啊我都不知道”
太太 17:36:14
山本说我不知道谁送的我连今天我生日都忘了
太太 17:36:25
狱寺说我不信,说实话谁送的BLABLABLA……
太太 17:36:31
山本说我真的不知道
太太 17:37:00
狱寺就有点不高兴。
太太 17:37:09
山本说管他谁送的我们吃饭去
太太 17:37:18
然后就不怎么高兴的去吃饭了
太太 17:37:52
在饭店狱寺还是在问那个东西是谁送的
太太 17:37:59
山本有点烦就说你关心这个干什么
太太 17:38:02
狱寺说想知道啊
太太 17:38:06
山本说真的不知道
太太 17:38:14
狱寺说看笔迹你看不出?
太太 17:38:33
山本盯了他一眼说我看不出,我不知道是谁送的,吃饭吧
太太 17:38:48
狱寺就把刀叉重重的一放,脸色有点不好
太太 17:38:54
过了一会儿又开始吃
太太 17:38:58
两个人都不说话
太太 17:39:19
然后快吃完了狱寺说我今天晚上回意大利
太太 17:39:24
山本说不是说呆一周么
太太 17:39:36
狱寺说我看你讨厌不想呆在这里了
太太 17:39:43
然后打电话叫人订机票
太太 17:39:52
山本说你这么多年脾气一点都没变好
太太 17:39:58
狱寺说要你管
太太 17:40:37
然后吃好了,狱寺就要出去了
太太 17:40:40
动作幅度很大
太太 17:40:51
站起来说山本武我问你最后一遍那个花篮是谁送的!
太太 17:41:02
山本武看着他,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说,我不知道
太太 17:41:08
狱寺说那再见。
太太 17:41:11
狱寺就走了。
太太 17:41:22
山本看着他打了出租车去机场
太太 17:41:28
叹了一口气
太太 17:41:49
狱寺在VIP登机室就他一个人……晚上了嘛
太太 17:41:57
他木愣愣地发呆…………
兔叔 17:42:06
你有飞机情结……
太太 17:42:16
然后突然哭了出来,妈的山本武,连我的笔迹都认不出了……
太太 17:42:24
然后从此两人就互不联系wwww
太太 17:42:26
over
太太 17:42:32
题目叫不如不见



太太 18:50:55
因为我觉得山本武是认得的,但是他很累
太太 18:51:00
狱寺太任性了


No.250 / / Comment*1 // PageTop▲

2010.07.09  咦又见伪主角诈骗? <<20:20




执事第二季真的有必要把开头做成那样么 连我都差点被吓走好不好... 然后还故意把第一集OP动画做得那么......惊悚 下一周就换 这算什么,简直和当年食灵-Zero- 一样过分啊啊 =皿=

【塞巴斯酱你居然就把夏尔装箱子里?!!】



附,今日才有闲看Angel Beats最后三集。日向X音无X直井很萌,直井那句「吾を讃えよう」更萌,早知道石田彰客串我早就看了 泪,毕业式很OOC结局很恶俗。

岩泽学姐我好想你。T_T

以上。

No.249 / 宅的角落 / Comment*0 // PageTop▲

2010.07.08  亲分上次这么有出息的时候一定是为了罗马诺要和土叔打架的时候 <<16:10




标题雾可大了,如果这年头还有人路过,吐槽请消音。

世界杯一场都没看,F支持的阿根廷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过了相当一段极平静的文库本生活,只是抱着文库本安静地滚来滚去看小说的日复一日,日复一日。

平静得很恐怖很安详,好像我得到了永生才闲成这样。

虽然现实它很现实。





No.248 / 小少爺的水倉 / Comment*0 // PageTop▲

2010.06.22  离亚特兰蒂斯最近的地方 <<22:06




到今天才看了哥哥有关他旅行的最后一站的记录,或者说到今天才想起韩度这么个东西的存在。

很认真地看完了每一个字,尽管这一两年对中文有严重的阅读障碍。

啊啊,世界上有个这样的一个地方,人们怀着这样的心,过着这样的生活。

就算在灰色的城市和城市之间觉得生活让人疲惫了,如果真的想,有一天也可以去到那样一个地方去的。

这话说俗了,就是我那个不肖哥哥找到了所谓心灵的故乡,我在地球上姑且看到了一个亮点吧。【笑

前两日不肖哥哥说想我了。 这大概是这几年来他对我说过的最有情的话了吧。好吧玩笑的。

盘腿坐在转椅上发呆,被雨淋透了的头发又捂干了。



依旧没有能力措辞,只是把想到的每句话记下来。



No.247 / 雪、降りしきる音 / Comment*0 // PageTop▲

2010.06.11  69圣战 <<21:49




愿少点三次元“专家见解”“媒体呼吁”

多点萌CP萌图。



热带水果君的生日就这样被大家马修了,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No.246 / 宅的角落 / Comment*0 // PageTop▲

2010.06.09  忘记护照和防晒霜就去地狱面试了。 <<13:05




基本上就是如题...

因为被叫去打工的面试,所以坐KAMENOI的车去了地狱巡礼中的海地狱。

在马路对面进行了面试,甚至还做了一份包括日语、代数、几何在内的卷子。

然后出来在骄阳下等公车,这荒山里似乎一个多小时才一班,而且去向都极可疑。

通宵之后单站着都缺了一半魂,等了半个小时就开始幻听自己的皮肤烤焦了嗞嗞的声音。

百般聊赖给本子同学打了个电话,听到了一串极为极为微妙的呻吟,于是挂了,决定当做没打过。

在终于来了一班车之后,看着车身上一串不明白的地名,决定不管是去哪里的就跑了上去。

司机叔叔看着自暴自弃状冲上来的我,不停地说这是去XXXX的你没关系么。

我想说,叔叔你既然这么专攻读心知道我没坐对车,就也该读到我已经不在乎自己坐什么车了吧。

不过我只是丢了一句“只要是去市区的哪里都无所谓”,就把自己挂到了椅背上。

一路三分醒七分睡,看到了不真实的郁郁葱葱的竹林,古旧的隧道,大片的老市区,都不像是真的存在于这个城市。

不知不觉回到了自己认识的次元后,等车、倒车、下车,麻木地挪动。混乱的季节感中突然毒烈了的阳光让皮肤刺痛。



回到家看到几条留言,几乎清一色都在说,走马灯。

想起来昨天做了一个短暂的梦,醒来到处吐槽。

我梦到自己挂掉了,又去重头活过一遍自己的人生。尽管这捏他相当恶俗。

我依旧凭借自己的记忆,完成和每一个人的初见面。 然后,并不照原样再仿制一次共同记忆。

我会在2008年7月那一天加入那个QQ群,对那个人说极度莫名的话————

“上辈子我已经见过你了,而且我知道你最好不认识我”。

如果说我两辈子还都想把一个人拴进人生,那就是我那个不肖兄长。

如果说我这辈子还要必须再认识一次的人,那就是玺儿。



他们说,梦到自己一辈子叫做走马灯。 哦对啊这么一提醒的确...



No.245 / 小少爺的水倉 / Comment*0 // PageTop▲

2010.05.17  关于近二十年前的田中芳树 <<04:31




在看药师寺凉子的时候,我以为这男人是个毒舌。 原来他还曾经是个愤【河蟹】青。

看创龙传第四本到凌晨四点半... 越来越精神而且开始爆笑了...(因为某个传说中的“报复战略”)

今天的出席甚忧。

No.244 / 宅的角落 / Comment*0 // PageTop▲

2010.05.12  Why, or why not <<02:36




在糟糕的一天之后,刚刚我很开心,为了一些事,比如道晚安,或者单单看到彼此

然后我想起来,好久没有开心过了,好久没有心情这样简单甚至孩子气了

死鱼眼地过每一天,抱怨或者习惯,忘记很多简单的我却早就不明了的东西

我迷失太久,可我刚刚觉得快乐了,我迷惑,可我还是真的笑了

你我都相信,这是并不复杂的、很美好的事情。



No.243 / 雪、降りしきる音 / Comment*0 // PageTop▲

2010.05.11  生理接受不能 <<16:39




明确而具体地感受到本子同学的色的粘糊糊的针对我的虚伪但隐藏不能的恶意和憎恶。

每次,在她的日志和签名以及和别人的对话里,看到我的名字,都很想吐。

什么时候,文明才会发明出姓名权或者存在权一样的东西呢。





No.242 / 小少爺的水倉 / Comment*0 // PageTop▲

2010.04.24  青空の果て <<00:25




Buon Compleanno. Il mio caro...

上帝与威士忌同在。

为了一个心血来潮,点燃那剩下半颗放了半年的蜡,反反复复折腾之间打火机烧到了我的手指,也烧了玻璃杯的半边。

乎乎的杯子里摇曳着随时要灭的小火苗,样子相当可怜。





很多事对不起,但我已经不那么后悔了。



夜深忽梦少年事,唯梦闲人不梦君。



许你曾遇见过一个人,是他让你经历了爱恨,尝过了悲欢,让你变得更加的柔软或者坚强,让你看见了这个世界的一些温暖和丑恶,只不过你已经忘记了。

也许你曾看见过一架盛极的荼蘼,在某一个子夜,月似流水花如雪,让你在刹那间对“宿命”这个厚重的词有所体会,只不过你已经忘记了。

也许你曾走入过一个庭院,院里有梧桐细雨,有时寒烟漠漠,有时大雪飘临。你在那里做过一个关于“浮生”的梦,只不过你,也已经忘记了。



No.240 / 過ぎ行く / Comment*0 // PageTop▲

2010.04.22  多雨期 <<07:09



日志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忘记写了。

家教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忘记看了。

想起来的时候会去Pixiv收图,到腻了为止。

心血来潮了偶尔也还会找一部动画看,但总没耐心看完了。

有些很重要的问题本想辩驳,只是忘记了要说什么才好,所以被动选择了最厌恶的误解。

还有些很重要的事情必须得说必须得回答,但却也忘记了如何对人开口。

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不喜欢亲分来着,但现在似乎还是好喜欢。

忘记了山本武本来是个什么样的人来着,如何分辨。只记得还有两天是他该死的生日,虽然不知道代表什么意义。

忘记了那天看到那一场雨樱我究竟说了些什么,只记得曾经的我曾经被感动过。

这个春天似乎全被用来下雨了,天都忘记要晴,我也忘记了出门和淋雨。

忘记了自己有非生理性的烟瘾,似乎几个星期就那样忘记了抽烟,直到昨天再染才想起它可以让我镇静。

每天听着雨声发呆,看着斑驳的玻璃窗发呆。

每天,每天。



一定是老年痴呆。



No.239 / 小少爺的水倉 / Comment*0 // PageTop▲

2010.04.11   <<23:47




散发比平时更高的体温,躺在窗边听雨。比平时更加用力地呼吸。

水声很动人。



还有两年半,我也就24岁了。



No.238 / 小少爺的水倉 / Comment*0 // PageTop▲

2010.04.10  人生若只如初见 <<15:40



在本子的推荐下,看了些晋江的乱七八糟的虐辞贴。

由于本人长期的阅读障碍症候群兼一目十行症,没仔细去读其中任何一句。

画君年少时,如今君已老。今时新识人,知君旧时好。

大多数都是这样东西,似乎“十年生死两茫茫”便是公认的心殇了。

其实,人抵不过时间,人心更加抵不过时间,就是如此自然的事情。又怎么算虐。

口口声声伤感于此的人们,又有几个能“不变”呢。

情深不寿。人,和情,之间,总有一个最后要妥协。

既然是事实,接受也就罢了。

自古颂情者总多于痴情者。



No.237 / 過ぎ行く / Comment*0 // PageTop▲

2010.04.10  又是一日 <<13:04




梦到一对尾羽是彩虹色的金丝雀乱入自家,梦到自己喂养了其中一只。

然后看着卧室里啄食浆果的那只孩子,感慨它不会急着去找自己的同伴么。

于是终于自己代它去找,却在另一房间内被蜜蜂围攻。

果然蜜蜂是我的阴影... 【没有被蛰过的人怎么梦到从皮肤里拔出蜂针 脑补过度吧】

之后醒来,又是一天。

不知道该做什么的一天。



No.236 / 小少爺的水倉 / Comment*0 // PageTop▲

2010.04.04  I wonder <<02:31




多久没有抱着女孩子让人家趴在我怀里尽情地哭过了。

至少久到这个感觉极度的陌生而没有现实感。

她说,她被那个人拥抱的时候一切太幸福,

她说她以为她们会结婚。

我看到的那个男人只是淡然地漠然地表演一个在事后稍微负责的道貌岸然的角色。

都结束了,又能如何。

关回家里,房间里,两个人的世界里,能留住什么。

你想要的,和现实的差距,还不是自己最清楚的么。

心累。许多事都心累。





No.235 / 小少爺的水倉 / Comment*0 // PageTop▲

2010.04.01  化作千风 <<21:07




首先声明,标题和银酱的雾一样大。



愚人节,哥哥走掉了七年了的日子,这个死蠢岛国的工作单位和学校初始一年的春际。

谁都没骗,不可能去参加开学式的人,就这样在家打了一天的FF9。

想看电影,想看春光乍泄。偏偏今天不想看哥哥的电影。因为疑似会出内伤。



这个季节的夜风,虽然会掀飞晾干的衣物,却早没有了一丝寒意。

只是舒爽,又若有若无地夹杂着雨水的前兆。

一场春雨就一直推掩着,拨撩着。

扯了椅子在凉台上坐十分钟,才入夜左邻右舍就全都灭了灯。不知什么名堂。

在还沉进入深夜的嘈杂的掩护中,吹着风,轻轻地,偷偷地,唱歌。

就这样的偷来似的,静静的十分钟。



No.234 / 雪、降りしきる音 / Comment*0 // PageTop▲

2010.03.31  今日ね、もし雨が降ったら <<07:42


清晨七点,空气里带着微微的潮意,也许今天会有雨吧。

如果下雨了,就再去那个地方看碎樱铺满小巷好了。

又是整整一年过去了。风景应该是依旧的。

一年前的我的还在不安中学习信任,半强迫式,笑。并且在不久之后,终还是被这并非主动的信任所背叛了。

然后时间才过去了一年而已。我现在记得的,只有在2009年三月末或者四月初的某一个下雨的日子,我看到了很美很美的一幕。那时的我,曾经想要传达这份欣喜给他人。

昨天我在下午的某个时刻倦极了爬上床,又在傍晚的某个时刻跳起来,为了寻找一个让我觉得最温婉动人的版本的Moon River开始折腾网页,丢掉了睡意。从未主动听过这首(地球人都知道的【啊喂】)歌,却在某个半梦半醒的时刻旋律滑过脑内。

所以我放弃了睡眠开始重温蒂凡尼的早餐。

两个小时前,恬静还没来得及被曙光打破,空气却似乎比现在还要温婉些。我放下笔和内容莫名的信,心血来潮地穿着睡裙披上毛衣,光着脚踏进翻毛的靴子,小跑着去检查信箱。

自己都没有期待的期待理所当然落了个空。可家里其实 早就有一个惊喜等待我的发现,等了十二个小时。

啊,原来就算不承认期待来逃避可能到来的失落,在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我还是不可抑止地乐得像个小丫头。还是让自己汗颜的傻乎乎的那种。



我泡茶,看书,看电影,消耗薄荷一样的烟草,唱歌,喂饱自己。偶尔换掉茶来一杯很甜的牛奶,抚慰自己的胃。过多的熬夜,睡倒,在天后醒来。安静地生活,不着痕迹地偶尔惦念。闭门不出,却在某些清晨想起换空气。偶尔很开心。

我很好。你好吗?

No.233 / 雪、降りしきる音 / Comment*0 // PageTop▲

2010.03.27  Whose farewell it is <<09:43


この記事を閲覧するにはパスワードが必要です
パスワード入力


No.231 / 雪の間 // PageTop▲

2010.03.26  Honey and Clover <<21:02


太过用力握在手里的东西,正在从指尖滑落的东西,

看着这些时人总是想得很绝对,

好像失去了世界就只剩灰白。

但其实人生很长很长吧,

在不断循环的选择和错过之间继续。



只能爱一个人,只能看着一样事,

失去了就活不下去。

失去了,再不想为别的理由而活。

这样的人,一定只是还不想改变,情愿悲伤下去。



终于还是要发现,

人只要活下去,

就一定会在什么地方,

与这个世界拥有交点。

永远不会,真的一无所有。



人生有那么长,

人生中有那么那么多的事情。

不是每一件都有那个人重要,

或许过完这一生也还是无可替代。

但是我的人生里,

还有那么多重要的事情,

还有那么多不同的色彩。



现在傻笑着眼泪断线了,

我终于还是发现了,啊。

失去了你,

我还会好好地活下去。



其实,

作为终有一天的回忆,

那时的一切都足够美好。

一切都只是,

那时我们年少。





No.230 / 残静・照 / Comment*2 // PageTop▲

2010.03.13  你找不到我 那是正常的 <<17:25


この記事を閲覧するにはパスワードが必要です
パスワード入力


No.229 / 雪、降りしきる音 // PageTop▲

 Home Nex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